葉先生遭到母親虐待棄養,六歲父母離異後,突然被告知三十多年沒見的母親長年病號,也發現襁褓時期就被棄養的妹妹,兄妹倆相認後,決定向法院申請免除撫養,葉先生說:「小時候,我媽很愛賭,我都是在麻將桌下長大,連奶都沒有餵,媽媽賭輸了就打我,我當下覺得對媽媽就只有恨而已。」從兒時就缺席的母親,被法院判決惡意棄養、情節重大,葉先生免除撫養。

 

  心理學家阿德勒所說:所有的問題都是關係的問題。但是,如果人始終彼此牽動,我們在這些關係裡都只會被傷害嗎?當然不,只是在職場上我可以選擇少和誰接觸、在友誼圈裡我可以選擇不跟誰做朋友,但有些關係,卻是我們無法選擇的,就像上述故事中的家庭關係。雖然有句話說:天下無不是的父母,但是卻有許多靈魂也正因原生家庭而一再受苦,直至獨立離家,也有經濟自主能力,那些曾被傷害的創傷仍在心中揮之不去。

   有些人可能會選擇不去碰觸這一部分,當作沒有這件事的發生,但我們卻無法抹去這些關係對內心深處的糾結,到底要如何才能解放關係,走出自己呢?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來談關係療癒力的原因。

 

剪不斷,理還亂,到底該怎麼辦?

  幾乎沒有父母真的那麼變態,生下小孩就是為了虐待孩子的,可是為什麼到後來會演變成互相傷害呢? 有個有趣的說法是:給一個人最大的懲罰,就是把你變成他的家人!在外頭我們可以假裝情緒管理很好,可是回到家後便不會再包裝或隱藏自己,反正彼此也不會逃脫或斬斷關係,而且認為家人應該要最懂我,便很容易失了分寸。另外,像故事中的母親,一定本身也帶著許多傷,雖然不知道這些傷是否是其原生家庭所導致,還是由後天際遇所決定,但她有許多不滿不平的怨氣,就把小孩當成出口,發洩對生命的控訴和抱怨,直接跨過孩子的界線給他傷害。還有一種是我都是為你好,我犧牲一切都是為了你,這種擅自闖進他的世界,給對方他不需要的東西,卻因為親近而得概括承受的心情,如此假借愛的名義,傷害也就產生了。

    所以啊! 往往最「自己人」的關係。也是最危險的,當彼此是自己人時,界線會變得非常不清楚,你的我的他的,愛的恨的,喜歡的不想要的…全部都混在了一起。

 

四階段走過關係療癒的路程

  雖然家人對我們的影響這麼大,仍然是有機會修復傷痕的,以下就提供一位個案的故事來讓大家了解關係療癒的四階段,這個案例當然經過許多重新編寫及改動,但其中的這位主角卻在走完這樣的歷程後非常希望我能寫下來,期待他的故事也能協助更多人走出關係的枷鎖,請你也試著與我們一起走過這關係療癒的四階段。

階段一:發現。 發現這個行為不受意識所控

    來找我時,個案慌張的發現自己竟然是個恐怖情人,因為沒有辦法面對感情上的失落,就會不自主的一直騷擾對方,而且明明知道騷擾程度越發嚴重已即將被告,但還是無法控制住自己無法克制的怒火。

  那時我問他:每一段關係失去時,你的反應都是如此嗎?這樣的失去讓你覺得最難受的是什麼呢?我們一起抽絲剝繭找到了那個他最深最痛的情緒--被遺棄。

    我問他:還記得最早感覺到被遺棄是什麼時候嗎?他告訴我:是小時候,是媽媽!

  很多人是從何時發現自己受家庭影響的呢?就是當自己也有了孩子之後。原本我們告誡自己絕對不要像父母一樣,可是當孩子發生事情時,我們就一巴掌打下去,這時才發現,怎麼會這樣?我不願意這樣的啊!為什麼會不自覺在這樣的模式中循環呢?其實這就是在複製以前還沒處理好的傷。

-

階段二:接觸。碰觸這個傷痛經驗

   當我開始幫忙個案回憶他的過往經驗,他很冷漠的告訴我,他是單親的孩子,媽媽忙於工作和應酬,答應他的事從沒做到,說是要幾點回來也從沒做到,打電話給媽媽也不接,傳訊息也不回。

  當我開始問他這種生氣的感覺,和生氣的經驗時,他回想到:有一次,我晚上又等不到媽媽,我實在很生氣,騎著我腳踏車就大街小巷到處找媽媽,去媽媽會去的熱炒店、卡拉ok店門口看,都沒有媽媽,我只能回家,但是愈想愈氣,想在門的上方放菜刀,媽媽進來就砍死她,想在拖鞋底部抹上肥皂水,媽媽穿上就會滑倒,想著想著,我就睡著了!

   那時我不可思議的說:你那時候才國小耶!要是我的話,我可能除了氣之外,還有害怕、恐懼,媽媽不要我了怎麼辦?個案一開始斬釘截鐵的一口否認自己會這樣,但當感覺到更深更深的情緒時,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,他才知道,原來,他只是用生氣包住那些脆弱受傷的情緒,因為感覺起來生氣有力量的多,而傷心害怕顯得自己更軟弱無力。所以他只是沒有讓害怕的情緒跑出來。

     活到那麼大,我相信每個人都一定要學會情緒包裝,有些情緒沒有用,就壓下來,有些情緒出來反而被罵,就當作沒感覺,所以現在浮出意識的傷,常常都包裹了一層又一層的包裝紙,只有接觸,我們重新感受、重新覺察,才會還原傷害我們那個傷痛的最初。

 

階段三:建立。 從探索中建立與關係連結的新方式

    那時,我們一起看到了那個害怕的孩子,一起掉下淚來,開始討論,當時的他就是那麼害怕媽媽遺棄自己,只是小小年紀的他不會處理自己的害怕,所以用生氣來假裝,我問:現在,如果還原這個害怕,如果正視這個害怕,你可以教教這個害怕的孩子嗎? 他可以怎麼做? 你可以安慰他,抱抱他嗎?

    看著眼前這個並不真實存在,但其實一直深根在心中的這個受傷孩子,個案抱起了他,告訴他:害怕很正常,害怕沒關係,他可以去警察局請求尋找媽媽、可以抱著小熊說話、可以哭......。

什麼都是可以的,只要好好照顧自己-

   很多時候即使我們覺察了也接觸了,卻很難使自己的情緒有所轉變,為什麼呢? 因為我們仍然一直停在舊有的那個傷所帶來的感覺中,只會用舊有的方式來處理那些傷痛,但是當我們開始用不同方式安慰自己、照顧自己、學著求助、學著用另一種方式跟原有的經驗接觸,新的自己也即將長出來了!除了靠自己思考之外,也可以透過看書等各種方式學習,替自己建立不一樣的眼光哦!

階段四:和解。 不再當傷的受害者

   很多人會誤以為合解的意思,是不是要原諒、忘記或放下這個錯誤,這個曾造成自己如此傷痕壘壘的關係?不不不,那是外在合解,是個人的經驗和個人的選擇,但我所強調的和解,是一種內在的和解,也就是拒絕再當這個傷的受害者,不再被這個傷關在受害者牢籠中,覺察與改變這些傷所帶來的干擾和影響,知道自己其實還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可以經營生命,不被困在傷裡打轉。

  就像我的個案,當他已然看清楚那個受傷的自己,以及學習用新的方法照顧自己的時候,他看到自己在關係中的那種被遺棄,看到那個生氣,也看到那個害怕,他學會安撫自己、陪伴自己熬過那些不容易的時刻,學著好好跟關係說再見,而今,他不但已然不再是個危險情人,更準備好迎接一段真正幸福而真實的感情。

 

  關係療癒的過程中,會反反覆覆歷經這四個階段,而且會因為傷害的大小而決定復原時長。這個過程真的不容易,也許你會想:這些階段讓人好痛苦啊! 但我的個案說,在過程中他的確覺得辛苦,但他很高興,因為他終於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裡,而且還有辦法鬆綁這些問題所造成的影響,這種痛並快樂著的感覺,就是療癒啊!

   沒錯,痛並快樂著,當我們開始願意發現、接觸、建立新方法、和解,我們就漸漸不再讓這個傷無意識的潛入我們的生活中,做個真正是自己做主、自己說了算的成熟個體了!

   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